海口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NBA

封仙章五二二葛瑜儿营养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4日    点击:[1]人次

封仙 章五二二 葛瑜儿

那个少女停在那里,看见了清原。

相隔数年,对于清原而言,谈不上多长时日。

但是对于一个年幼的少女而言,已经算是恍如隔世。

可尽管如此,她依然认出了站在那里的人。

然后她清丽的面容上,带着两分愕然。

“先先生”

葛瑜儿立在那里,怔了半晌。

清原面含微笑,仔细打量了一眼。

当初那个女孩儿,如今已是清丽少女,但见她面容精致,眉宇温柔,又带着几分柔韧之意。

女大十八变,论起相貌,如今这个清丽少女,仅是与当初有着六分相似。

但见她一身淡色衣衫,衬得愈发亭亭玉立,散发着花儿般的清新气息,如一朵徐徐绽放的花儿。

正是最美的年华。

“长大了。”

清原含笑点头,道:“好久不见。”

数年之后,二人相见,异地再遇。

葛瑜儿停了下来,再没有去追谢七等人的意思。

清原倒也有意叙旧,邀她入凉亭之中。

细细打量了一眼,这少女不仅是出落得愈发美丽大方,竟然也踏足了修道的门槛之内。并且一身道行已不算低,有了二重天的境地,能够施展道术,并且隐隐有着踏破三重天的境地。

“几近凝就法意”

清原眼神微凝,心感讶异。

数年之前,葛瑜儿还未入门,数年之后已有这般进境,堪称惊世骇俗。

多少修道人,终其一生,也都在门槛之外徘徊,纵有真传,亦是修行不易。

类似于当初清原所见,落越郡鸿松老道等此类人,修行难成,乃至于数十年苦修却连一缕真气都不能凝成的,世间比比皆是。

纵然得以修行有成的,也有许多是止步不前耗尽数十上百年光景,寸步难进的,也是不少。

莫看清原如今所遇,不乏上人乃至于真人,但他自身道行已高,所遇对手多为与自身道行相当。因为道行太低的,已经不足以让他作为对手,至多也就随手打发了去,无足轻重,未有在意。

然而实际上,人走” 你可听过? Posted on 2015年1月14日 by feichongzi in 多彩生活 潮汕是个好客之乡这世间修行人,终究不乏遭遇瓶颈,多年难成的

类似于那位被毒散人韩宇打中,藏入木中的陈星,祖上得了机缘,历经三代,传至于他,才勉强能成法意,这已经是极为不易。

再有类似于守正道门等等大派,看似杰出弟子颇多,实际上,山门收徒人数更多,在入门之前挑选苗子,已是极重资质及悟性,但饶是如此,修行有成者,尚且是百里无一。

任何仙宗道派,都不缺乏那些修行难成的弟子这类弟子往往是作为外门弟子,乃至于杂役仆从之流,数量比之于真正的弟子,更多了许多,但却多数是被忽略了的。

“这小姑娘资质想来极高,并且所学的道法该是极为上乘,而教导于她的人似乎也不是寻常之辈。”清原自身是出身不凡,再有得自广元古业天尊的机缘,修为一日千里,但他知道,广元古业天尊的机缘堪称夺天地造化,世所罕见,不可相比。

而葛瑜儿的修行,相较之于一般修行人而言,她这等进境,已是令人心惊。

清原这般想着,再想起此前她收敛气息,连自身都未能察觉,愈发断定她所学非凡。

这般收敛气息的法门,即便不如乾坤封闭之术,也是极为上等的一类道术。

由此可见,葛瑜儿着实是得了一身真传。

想到这里,清原倒也觉得好笑,心道:“以我真人境的感知,几乎胜过寻常真人,今日怎么总是遇上这些能够掩藏气息的,谢七也就罢了,毕竟不是修道人,茫茫人海中,被我忽略过去倒也不足为奇。可眼前这葛瑜儿,作为修道人,却也几乎瞒了过去往日自身感知也算引以为傲,今日倒是不怎么灵了。”

不过转念一想,倒也释然。

当初他从君殇璃手中得到仙莲种子时,道行不过初成上人境,可运用乾坤封闭之术,藏于山间,就连浣花阁真人,乃至于齐新年这等人仙,也都未能发觉。

清原见葛瑜儿一身道行,颇为吃惊。

但葛瑜儿见他,何尝不是如此

如今葛瑜儿修行有成,又跟随着那位道行高深的长辈,眼界可谓不凡,想起当年与这位先生相处的种种情景,自然也能推测出来其实这位先生,道行不见得多高,只怕也还未凝成法意。

但今日所见,几乎要凝成法意的葛瑜儿,却半点看不透先生。

这种看似平淡,实则渊深莫测,深邃神秘的味道,竟是与姑姑极为相似。

莫非他也是修成了阳神的真人

是当初深藏不露

还是数年之间,如此进境

葛瑜儿这般想着,旋即心中自嘲了声,世间怎会有人修行能有这等迅速

数年之间,若能能成就上人,便算是修行极快。但成就真人,又何止是迅速二字可言

她知道自身传承的,也算是仙家道法,但她也未曾听过,世间修行会有这等一日千里的前例。

想来是当初先生游戏人间,故而行事有所保留。

而自己尚未修行,所以看不出深浅。

清原看着这个已经长大的少女,含笑不语。

少女与以往有着几分相似,但又有许多不同。

尽管数年光景对于清原而言,不算多长,当年的场面也还记忆犹新,但毕竟是个长大了的少女不免有些陌生之意。

而对于少女而言,成长期间的数年,更是脱胎换骨一般。当年的一切,隐约已是颇为遥远,如今面对着当年的就不支持。先生,难免有些生疏。

两人略微沉默,又暗中互相打量。

一时间,竟然显得有些安静。

“原来你也踏足此道,并且得益不少。”

清原开口打破沉默,只是他身为修道人,也知开口询问修行方面,显得有些突兀失礼,也就只是用这话作个开口,没有顺着这一方面继续往下说,转而笑道:“见你适才追索谢七,又是何故”

“先生认得他”

葛瑜儿精致的面容上,带着一丝惊讶。

清原说道:“曾救他一回,但不知身份,只是适才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王宗玉也表示听了他的话,大约是猜出来了。”

葛瑜儿默然片刻,点头道:“他是姜柏鉴的结义兄弟之一,排行第七,本已是死于战场之上,未想却是诈死。近日我偶然获知这人身份,所以跟随了他一路”

清原闻言,稍微沉默。

他早就知道,眼前少女是葛氏后人。

而姜柏鉴与葛氏后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既有恩,也有怨,纠缠其中,难分难解。

“我本想顺着他,尝试一下,能否寻到姜柏鉴的踪迹。”

葛瑜儿抿着唇,低声道:“对于当年的旧事结果,姑姑一向不许我过多探究。但是”

她低声叹道:“怎么能视而不见呢”未完待续。

南充白癜风医院在哪
兰州白癜风医院哪家医院好
安阳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