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口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NBA

太皇第七十五章张大师的嘱托营养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4日    点击:[1]人次

太皇 第七十五章 张大师的嘱托

在小幺子的带领下,流尘背着张十二绕道偏僻的地方,辗转几十里回到了牛棚。

一进去,四个兄弟就将流尘团团围住,询问张十二的情况。“先让十二哥躺下再说!”小幺子倒是很懂事,知道张十二受伤不轻,这样被流尘一直背着也不是办法。

闻言,四个兄弟齐齐点头,有些不好意思地闪到一边,都是只顾着询问张十二的情况,却没有考虑到他的感受。

“小幺子,去把买的回疮丹拿来,喂张大师服下,还有别的疗伤药也都通通拿来,现在先替张大师疗伤,大家有什么想问的,等张大师伤好了,再问也不迟。”

将张大师平放在草床上,流尘开始吩咐小幺子去取药,稳定张十二的伤势才是当务之急。

“好的!”小幺子点头应了一声,就和老大一起去取药,不到一会的功夫,就回来了。将一部分药交给流尘之后,拿起回疮丹喂给张十二。

流尘拿到药之后,就小心地替张十二敷上了,然后从纳宇戒中掏出一套衣服,“哗啦啦”地撕成几条布带,最后涂上草药,绑在张十二的腿上。

“好了,张大师,药已经替你敷上了!你安心在这躺几天,伤势自然会好。”满意地拍拍手,流尘笑呵呵地望着张十二。

“唉!安心躺几天,恐恢复康熙时样貌展出红色梦怕是一种奢望。”避开流尘投来的目光,张十二将头歪向一旁,声音中带着难以言状的惆怅。

“没事的,有尘哥哥在呢。十二哥你就在这安心养伤吧。”明白了张十二为何而惆怅,小幺子暖言安慰,说完之后,还不忘了问流尘一句,“是吧?尘哥哥!”

流尘把眼睛深深望着张十二,然后用力地点点头,“张大师,既然我敢将你救出来,就有能力保护你的安全。说实话,黑海帮的那些人,还不够看。得罪了就得罪了。”

在流尘望向张十二的时候,后者有所感应的转过头迎上了他的目光。这是今天张十二第二次和流尘对上目光,依旧是清澈见底的眼神,满满的深如秋水,让人读不懂。

可是自己读不懂流尘,却感觉流尘能读懂他,站在流尘的面前,就仿佛心里的每一处连角落也暴露在他的目光下。他的目光如此灼灼,宛若能洞察一切。

“谢谢!”愣了半晌之后,张十二终于将这两个字说了出来,眼神中洋溢着感激。

对于张十二的道谢,流尘并没有做什么回答,只是冲着他习惯性地一笑,继而无所谓地摇摇头。

“你以后跟他们一样,叫我十二哥吧,别一口一个张大师的,听着挺见外的。我就叫你小尘,咋样?”见到气氛有些尴尬,张十二思索了一下,想借此打开两人之间的谈话。

“可以的,十二哥,只要你不嫌弃。”一听这话,流尘就明白了张十二的用意,当下也不做作,依旧是微笑点头。

“小尘,十二哥怎么可能嫌弃你呢?”张十二满目含笑地端详着流尘,“小尘,你是新来的?”

“是的,昨天刚来的!”流尘点头肯定。

“哦?”闻言,张十二细细地打量流尘一番,“难怪以前没有听说过你的名头。”

“十二哥说笑了,小尘碌碌无为之人,哪有什么名头?”别人的奉承,对于流尘来说,只是一缕春风,有些暖意,但是过去就过去,流尘不会紧抓在手不放。

“哎!年少英才,难得……”没等张十二继续夸赞下去,流尘就站在 镜子 前出言打断他,“十二哥,有什么话你就直说,没必要如此的奉承我,呵呵,我有几斤几两,自己心里清楚。”

“咳咳……”自己的心事被流尘一语道破,张十二甚是尴尬,只能假装咳嗽来缓解气氛。

干咳一会,张十二才逐步恢复镇定,不好意思地伸手挠挠耳边的鬓发,并没有和流尘说话,而是开始支使五个兄弟离开,“老大,你带着他们出去买点吃的吧,给我捎一点桂花糕,顺便再买两壶酒。”

老大还没有明白过来张十二的含义,小幺子便抢先替他答应了,带着几个兄弟出了门,向市集走去,一番解释之后,四个兄弟才明白,张十二是有些话想单独对流尘说。

“能扶我起来么?”眼见着五个兄弟离去,张十二对流尘伸出一只手。流尘用行动证明可以,小心翼翼地将他扶起之后,自己就地而坐。

“其实刚刚那些话,只是想缓其中和我们之间的关系。”张十二愣是瞅了流尘半天,才支吾出这么一句话。

“缓和关系?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不愉快。”流尘这是明知故问。

“额!”张十二又开始支吾起来,半天之后,才缓缓地说道,“昨晚的事,是我不对!”将高贵的头颅低下,张十二算是为昨晚的事道歉了。

“小事,是我们不该那么晚来烦扰你,你有客人要接待我知道。”流尘似是故意的没有将话题,扯上张十二想去的地方,而是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

张十二见到本来挺聪明的流尘,这时突然犯了傻,有些哭笑不得,“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

“枪!关于枪的事,我讨厌枪,这你不知道。我应该对你说明的,不应该直接下逐客令!”有些谦意地望着流尘,张十二低声说道。

“你讨厌枪,这我知道,但是是你让我不得不说的。”出乎张十二的意料,流尘居然知道他不喜欢枪。

“哦?你怎么知道的?”张十二发现自己对这面前的少年越来越感兴趣。

“昨晚我一进你家门,就看到十八般兵器都靠在墙角,独独缺了一把枪,这不是一个武器大师应有的作风。

后来我在屋内扫了几眼,在你的壁炉内发现一柄烧得正红的枪头,在散乱的柴火堆里,还有一杆折断的枪柄。

光凭这些,我就能隐约的猜到你不喜欢枪!当然让我肯定这个想法的,还是你听到我想要强化长枪时候的表情。

我知道你讨厌枪,不过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讨厌枪!”流尘口若悬河,说的滔滔不绝。而且每一句,都那么在理,只要跟着他的语言,谁都能看出张十二不喜欢枪。

愣愣地望着流尘,张十二心中是惊讶万分,流尘从进门到开口说话,那是不到几十息的时间,在这短短的几十息内,他居然将这些细节都收于眼底,而且做出精准的推算,不得不说,流尘的观察能力和推理能力的确很强。

“看来我真是小看你了!”张十二赞许一声,然后将头撇向一旁,声音有些哽咽地说,“其实以前我是很喜欢枪的,可是后来因为一些事,我开始厌恶枪,所以你在我的家里,只看到了折断的枪杆和被灼烧的枪头。”

“不是厌恶枪,而是厌恶使枪的人吧,枪就是枪,它不能让你产生任何感情,只有人可以!”

一边说着,流尘一边挨着张十二坐了下来,背对着他,将目光移向前方,手掌一翻,一把zǐ笛出现在手中,痴痴地望一眼,然后又收了回去。

“嗯?”听流尘这么一说,张十二豁然转头,双目突然变得炯炯有神,只是盯着流尘的背影,不出一言以复,这样看着看着,张十二有些恍惚,竟感觉眼前的少年比自己懂得很多,经历的很多,沧桑很多。

长叹一声,张十二的视野突然变得模糊了,双眼都被一层水雾笼罩,没有多说什么,便陷入了沉思。

张十二不说话,流尘也不再说话。和他一样也是陷入回忆之中,不能自拔。牛棚内的气氛突然变得凝重许多,整个棚内静得只听到两人平稳的呼吸。

“小尘,能帮我办一件事么?”两人皆是沉默许久,最后还是张十二出口打断这宁静的气氛。

“可以!”流尘缓缓地转过身,早熟的脸庞上满是忧伤,刚刚他想到了萧zǐ儿。

“虽然我不喜欢枪,但是我还是保留了一把以前的得意之作――亮银枪,它就藏在我家的壁炉内,我希望你能把它找到,带过来。不能让黑海帮的人抢先一步,不然,我们就完了!”

张十二正襟危坐,说话的时候语气是越来越重,到得后来,直接是将声音提高一个分贝,脸色也是越来越凝重。

“之前,黑海帮帮主王铁牛找你就是为了这事?”听完他的嘱托之后,流尘隐约的猜到王铁牛去看望张十二的目的。带着一帮人气势汹汹的前去,果然没安好心。

“是的!”张十二毫不隐瞒这件事,点点头,继续说道,“不过想要这把亮银枪的另有其人,现在来不及和你细说,等你把枪取来,我在把我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你。我知道你很感兴趣。”

流尘不置可否地一笑,然后便站起身准备出去,“十二哥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把枪取回来的!”

“一切小心为妙,黑海帮的人现在恐怕已经发觉我被人劫走了。”张十二望着流尘的背影嘱咐。

“哦?”

“那四个人虽然被你杀死了,但是你不知道黑海帮的手段,他们盯睄从来不会只派几个人,而是一班一班轮流换,这时恐怕也到下一班接手了。”

“放心,被发现也没什么大不了!杀了呗!”闻言,流尘并没有回过头,只是这么停住脚下的步伐,说了一句,然后就继续朝门外走去。

“但愿吧。”张十二的声音有些惆怅,目送流尘远去,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视野尽头时,才地自言自语,“希望,这一次我没有看走眼!”

党务铁三角到位 马英九转向盯行政改革

石家庄治疗包皮过长哪家好
薏芽健脾凝胶亚宝药业
台州治疗卵巢炎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