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口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电竞

求仙则仙第六百二十五章婚约节能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9日    点击:[0]人次

求仙则仙 第一定是OTT。”对于视频站、移动端和OTT谁才是芒果TV的发展重点这一问题六百二十五章 婚约

佘疑古城上空。

风游仙将公孙烈、卢算、闻人惕等人全都放回了城主府,之后,便带着唐承奕准备飞离。

“师父,我们就这样放了他们?万一他们又回去怎么办?”若是往常,唐承奕大约还会真的放过不提,可是在五灵剑派密地中还有他的妹妹,他就不得不担心了。

“你尽管放心,你那妹妹的本事就连我也望尘莫及。”风游仙拍了拍他的肩膀,大笑道,“若是我都能护着你,她就更加能保护自己了。”

唐承奕露出惊讶的表情,他一向知道自己的小妹不同寻常,却未曾想过她居然会这么厉害。

不过,既然唐承念能安全,他就放心了。

风游仙又说道:“何况,这些人也回不去。”

“为什么?”

“你没看到我让那些瘴气扩张到了密林边缘吗?若是有哪个人敢进去,必死无疑。”风游仙自信地说道。

唐承奕点点头:“怪不得您会如此放心。”

他想了想,又说道:“那瘴气真的那么厉害?”

“当然!”风游仙肯定地说道。

他初进入食魂密林时,就已经主动接触过那密林中的瘴气,结局并不怎么令人愉快。连他都有可能倒在这瘴气之下,谁能够逃得过它的威胁?所以,风游仙一将瘴气引出来后,便对五灵剑派密地的安全极为放心了。

只是,他并没有想到,竟然真的有人能够在这瘴气中行走。

……

此人正是盛翡。

她与唐承念分开之后,并没有像唐承念所想的那样,往外走,而是绕开那五灵剑派密地,继续往密林深处走去。

没人敢试过这样做,因为这样做的人全都死在了瘴气中。

这些人死了以后,甚至还会被瘴气分解!

但盛翡却在瘴气之中安然无恙,她简直就像是天生注定要在这里生活的人。

她身形单薄,行走的步伐却很稳健。盛翡现在正顺着密林中的一条河流往前走,等她走到河流的尽头,也就差不多……“咦?”

盛翡往河流中随意地瞟了一眼,却没想到竟然真的看到了一块冰。

冰块漂浮在河流表面,里面似乎冰封着一个人。

盛翡好奇心起,立刻用灵力卷起那块冰,让它落到了自己面前。隔着厚厚的冰,盛翡只能依稀看清楚这是一个人。

“怎么是……”盛翡慢慢琢磨着这张模糊的面容,忽然,恍然大悟。

可是,这个人那么厉害,怎么会在这里?

盛翡百思不得其解,但她又着实不能不管她。

“罢了,你将我从佘疑古城里救出来,那么我便也救你一次。”盛翡把心一横,下定决心后便将这块冰往里推去。

河岸两旁没有树,她架起了火堆。

盛翡不会别的方法,要说让冰融化,她也只能想得出直接烤融它的招数。

‘你可千万要挺住啊……’盛翡默默祈祷着,将冰推到了火堆旁边。

一开始,这块冰不为所动,但随着时间流逝,这块冰的表面就开始慢慢地融化了。

先是她的头,继而是身体……慢慢地全都从冰块中脱离。

盛翡赶紧将人抱出来,把冰块推回河流里去。然后,她将自己的脑袋侧头放在冰人的胸膛上,听着那缓慢却规律的心跳声,盛翡松了口气。

……

唐承念恢复意识的时候,所冒出的第一个想法是这回躺的地方好像不太对劲。

这不是她第一次昏迷,不过她还是第一回在这么粗糙的环境下苏醒。

当唐承念微微掀开眼皮,感觉到光芒时,她瞬间又闭上了眼。真刺目。

但一个惊喜的声音逼得她不得不给予反应。

“你醒啦!!!”

唐承念听着这个声音,拼命在脑子里翻阅着这个人的身份。

好像是最近听过的。

“……盛翡?”

“您记得我?”盛翡瞬间改了称呼。

唐承念睁开了眼睛:真是盛翡!

“唔……咳咳……咳咳……什么味道!!!”唐承念刚开口,就开始猛烈地咳嗽起来,她忽然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开始不舒服,这种不舒服的感觉已经很少出现了,上一次这样还是在镜中世界,她中了狼头花的毒以后。

“哦,我忘了,抱歉!”盛翡一边道歉,一边忽然拿出个什么东西硬塞进了唐承念的口中。

“什――么?”唐承念问完的时候已经把那东西咽下去了。

“是避毒的丹药。”盛翡有耐心地解释。

“吃避毒的丹药干嘛?”唐承念满腹不解。

盛翡笑嘻嘻地说道:“因为有瘴气啊。”

瘴气?

“盛翡,这是哪里?”

“这是食魂密林深处。”

“食魂密林……深处?你来这里干嘛?”唐承念猛地翻身坐起。

盛翡拉着她起身,一边笑道:“因为我要回家啊!”

“你家是往这个方向走哦?”唐承念这才反应过来。

盛翡点点头,笑道:“是啊,不过前辈您现在身体好像还没好,要不要先去我家做客?”

“等等,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唐承念现在还有点迷糊。

“我们在路上慢慢说吧!”盛翡有心邀约,便笑吟吟地说道。

唐承念看着她友善的目光,迷迷糊糊地答应了。

……

等唐承念听完盛翡的叙述,一脸骇然。

要不是浑身还留有冰寒的感觉,她真的想不到自己居然会变成一块冰。

直到现在,她也还是觉得自己的身体很僵硬,显然,她在五灵剑派密地里中的寒毒真的很不简单。她现在几乎走一段路就要冻住,所以,她最后不得不直接砍了一根树枝点燃,然后拿在自己手上,只有这样,她才能暂时避免变成冰的命运。

盛翡同情地看了她一眼:“前辈,要不然等我们回去以后,我让我家长辈给您治疗吧?”

“你家长辈连这个也能治?”

“我们家族可不是什么……咳咳,能啦。”盛翡陡然意识到自己失言,立刻扯开话题。

看来,盛翡背后的家族大约就是那种隐世家族,不过,能得到食魂密林这样的天然屏障,也挺不错。这里的瘴气直接影响到空中飞行,如果能避毒,走路比飞还快,所以盛翡才会选择在食魂密林里穿行。

大约是近乡情怯,盛翡越走越慢。

唐承念倒是越走越快,巴不得早些见到那些能够给她治疗的盛家长辈们。

“你不想回去啦?”

“我……怎么会呢?”盛翡摇摇头。

唐承念疑惑地端详她的表情:“你看起来就是不想回去。”

“不是!”盛翡坚定地说道。

“……最好不是吧。”唐承念深表怀疑。

盛翡的表情非常古怪,像是担心,又像是期待,当然更多的还是紧张。

“你我各自救了对方一次,也不算是什么外人吧?你到底有什么顾虑,何不对我说一说呢?”唐承念说到这里,下了一个猛料,“何况,等我到了你家那儿,迟早会知道一切的啊!”

最后一句话打动了盛翡。

她小心翼翼地说道:“好,我告诉你,但你只能听,不可以跟别人说。”

“我绝不说出去!”唐承念答应得相当果断。

“你答应得这么果断……我有些不敢信啊……”盛翡极为不安。

唐承念嘿嘿一笑:“你说不说。”

很有种“你说就说,不说也得说”的威胁力。

“……其实,我在家族中,本来订婚了。”盛翡在邪|恶|势|力的威胁下,低了头。

“你逃婚啊?”

“谁逃婚了!我可喜欢延洛哥哥了!”盛翡当即吼道。

“你淑女点。”唐承念赶紧安抚她,“这么说来,你爱他?”

“是啊,我们两个……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唐承念的脑子里一黑线,妹妹,在小说的世界里,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可不是什么好词啊。

不是你炮灰,就是他炮灰,看样子你还没找到下家……“那就是你炮灰了。”唐承念断言。

“啊?”

“没什么,我自言自语,你继续。”唐承念摆摆手。

被唐承念这么一打岔,盛翡的小纠结被打消了不少。

“当年,他说过非我不娶。”说到此事,盛翡还很是雀跃。

唐承念:“呃……”

盛翡看了她一眼。

唐承念就微微一笑,把自己刚才的不对劲岔过去。

只是,她还是觉得听了这话以后,盛翡可能要更悲剧。

“你离开家族多久了?”唐承念问起别的事。

不过她显然选错了话题。

盛翡的神色就立刻变得黯然失落起来,她看了唐承念一眼,目光有些黯淡。她说道:“我是十年前来到佘疑古号称以商场半价限量发售似乎引起了不少消费者的关注城的。”

离开家族十年啦?

“那你今年多大年纪?”

“十年前,我十七岁。”

“……你就不能说你今年二十七么。”唐承念撇撇嘴,又夸赞道,“不过,年方十七就有筑基境的修为,你的天赋倒是不错。”

“延洛哥哥的天赋更好!我离开的时候,延洛哥哥才二十岁,就已经成丹。”盛翡说起当年事,神情很是激动,显然,对于那个延洛的成就,她是与有荣焉的。

或许她从一开始便觉得自己与延洛终究要走到一起,也从来不认为她与他会分开吧?

体癣怎么止痒效果好呢
台州白癜风医院哪个较好
合肥治疗白癜风花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