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口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西甲

木纹轮回之穿梭异界第615章巧合还是天意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17日    点击:[1]人次

轮回之穿梭异界 第615章 巧合还是天意?

晴雨跟青霜自欺自哀,不过青霜在晴雨的游说之下,一想也是那么回事儿。如果说他对自己没有感情的话,又怎么会传位给她们呢?

虽然是给了她们两人,可是这不也变相的说明他心里有两人的吗?

想到了这个,青霜也不再纠结了,眼神坚定下来,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转头看向晴雨,见她正一脸希望的看着自己,心中有了些许暖意。想了想,青霜问晴雨道:“晴雨,从今往后,我们两人就相互扶持,不管将来会怎样,我们以后就全力追求境界,提高实力。”

看着青霜那坚强的眼神,晴雨重重的点了点头。她清楚,青霜之所以这么做这么想,其实多半也是因为孔瞑的缘故。

不仅是青霜,就连晴雨自己都很纳闷儿,为什么分别这几个月光景的孔瞑会发生这么的打变化。当然她们也仅仅是感觉,毕竟当时她们实力微弱,与现在不同。那个时候孔瞑的境界就比她们高,现在也比他们高。如果她们俩没有提升实力的话貌似还能比较一点,现在一切都变了,让她们对孔瞑的实力也都成了估量。

不过这并不妨碍她们的思想,她们很明白,如果就现在的自己跟在孔瞑身边的话,绝对是成为拖累的存在,而孔瞑又不傻那种喜欢被束缚的人。

在一个就是,两人的实力比孔瞑的察觉有些大,说不得什么时候他就会嫌弃,而那个时候,也就是自己与他形同陌路的时候。不管怎么说孔瞑也是晴雨的第一个男人,她当然不希望他起自己而去。

至于青霜,她现在已经不明白自己对孔瞑的感情是什么感情了,只知道自己现在的一切都跟他有着莫大的关联,哪怕是当时差点忍受的屈辱都是被孔瞑给摆平的。

就这样,在这一天,云隐宗的两位刚上任的小宗主宣布了闭关修行。而这之前,她们两人也吩咐十峰的峰主去按照孔瞑给的图去安排重整云隐宗。

云隐宗在这一刻开始了改变,而此时的孔瞑也出现在了当时徐家的地界中。

看着那某处,孔瞑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良久这才出了一口气,嘀咕道:“这徐家真是够执着的,难道就不怕暴露出来别人群起而攻之吗?”

他实在是想不通徐家如此肆无忌惮的的动作为什么会畅行无阻,如果说没人制止那是肯定不可能的。不过不管是什么,他想在自己看过之后应该会被破灭。

然而出乎孔瞑意料的是,就在他走到上面的时候,他发现徐家的外围地界竟是有着一丝极淡的血腥味儿。

一般来说,孔瞑对于那种味道是不怎么敏感的,只是这血腥味儿却是很明显。虽然看不出地上的血迹,也没有什么腥臭味,可是那种铁腥味儿让孔瞑禁不住的皱了皱鼻子。

他很明白,这里在之前一定是发生过什么,不然不会有血腥味的,只不过他想不明白,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要知道,如果流血不多的话,再加上打扫的这么干净几乎是不会被他闻出来的,可是现在却很明显的闻到了,这说明什么?说明之前这里流血流了不少。

孔瞑不傻,在发现情况不对之后忙是退了出去,同时在身上加了几道阵法笼住了自己的身形,之后又将自己身上的气息隐了下去。当然这并不是保险,他又吧自己给用幻象术化成了另外一人。

孔瞑很明白,如果有人有着某种自己没有想到的能力能看到自己怎么办?被抓住了的话,以自己原来的面貌只会引来一身骚。就算是抓到他的人不认识,也早晚会传到认识的人耳中,到时候一切也都暴露了。

幻象术的奥妙孔瞑可是知道,这完全就是一个无限整容医院啊,想怎么整怎么整。不仅能把高矮胖瘦给整了,也能整漂亮,甚至还能吧自己给变成了女人。

当然了,孔瞑才不会是那种重口味的人,他觉得这种东西还是私藏在手中比较好,不然世界上可就会出现太多女人跟双性人了。

小心翼翼的猫腰到了徐家里边,跟警察似的缝墙就贴,那谨慎的样子就好像这里有什么大危险一样。然而让孔瞑心下诧异的是,这进来这么好一会儿的,却是一个人都没有见到。

这种情况是孔瞑之前想都没有想到的,哪里会明白他们去哪里。现在他也不敢散出神识去看,生怕被什么人给察觉了。

心中正拿捏不定的,却是突然听到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从不知道什么地方传了过来。

那脚步声极其杂乱,好像并不是一个人,在那后面还追着几个人。

由于看过一些杂志介绍,孔瞑知道女人的脚步震动要比男人的弱上好多,而且震动会随着步子的快慢而多少有点变动。

他静静的将头趴在了地上,感受着地面的震动,估摸着人数,同时也在看着方向。

从声音中他听出,那一共有着五个人,四个在后面追,一个在前面跑。跑的那个是个女子,而后面追的则是四个男的,不过那里面有着一个小的跟一个老的。

尽管说是这样,可实际上前面那人却不算普通人,后面追着的则是普通人。

孔瞑的脸色多少有点不好看,不过他却没有动手,在静静的观察着。

听着那些杂乱的声音,孔瞑心中禁不住的腹谤道,那女的是逗比不,居然这么无聊,玩儿这种游戏,又不是小孩子……

正想到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一侧由远及近。孔瞑眼睛禁不住的一眯,心道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来人正是那跑的女子,而不一会儿的功夫,几个追她的脚步声也临近了。

孔瞑偷偷的换了个阵地,静静的官其他们来。

女子孔瞑不认识,不过目测一下要有二十多岁,一身上下是个连体裙,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上面竟是显得有点脏有点乱,甚至还有一些皱褶。

孔瞑的眉头越看越皱,阅看越不是个味儿,心说一个修炼之人能被普通人追成这样子,也是世上一大奇葩事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几个追女子的人也出现了。只是让孔瞑有些惊讶的是,这追的人虽然不是修炼者,可是却也是武功高手,也就是练体高手。

说实话,孔瞑这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他在此之前绝对没有见过一个炼体者!

如此一想,孔瞑也明白过来,感情那女子还不是自己想的那么弱,之所以这样也是被这些人给逼得。

没办法,那几个人的实力孔瞑也看到了,虽然不强,可是对付一个女子那是绰绰有余的。当然,这不是说他们单挑可以,只是说他们一起上绰绰有余。

虽然那女子实力不强,可是想要单挑她的话却不是简单的。如果论实力的话,那个女子应该能一挑二不落下风,一挑三勉勉强强。当然这不是靠说说的,一些实战经验也占据绝大部分。

有经验的人对上没经验的就算是差两三级别也没什么,完全轻松干趴下,不过这里的可不是那样,最起码孔瞑是没见过那女子伸手。

现在孔瞑倒也不急着去找徐家的麻烦了,他觉得在这里看这么一段儿比什么都好。他不明白炼体者的厉害,现在倒是可以开开眼见了。

女子就算是再厉害,体力终究是有限的,在加上她的身法并不精妙,两房的距离越来越近,眼看就要临近那女子的身上。

对于那几个人的紧追蛮干,女子自然察觉的到,奈何现在她香汗淋漓,却是如何也摆脱不了四人。距离的拉近让她脸色渐渐惨白起来,可是却依旧倔强的咬着清唇往前奔去。

也不知道是天公巧意还是怎么的,那女子竟是在抖了一大圈儿后,朝着孔瞑此时所在的方向跑去了。

看到这里的孔瞑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嘴巴子,心说自己这本来为了躲着他们才不断换的位置,没想到最后却是吧自己给逼近了死角。

原来在之前那几人追赶的时候,孔瞑为了进一步了解,于是就不断的转移阵地,最后更是在不知不觉中进入了一个死角的位置。

开始他还以为这里不会有人到的,可是没想到那女子好死不死的就往这死角来。

孔瞑可以想象,如果自己没有在这里的话,这女子之后的下场可能还真不怎么好。虽然这里不是都市,也不是什么法治社会,可是一些东西风气是在哪里都会有的,在这里也不会除外。

心里的外心邪念不断的滋生出来,不过孔瞑的眼神却是极其清明,好似是在思考什么问题一样。

似乎是察觉到了这位置有些不对,那女子慌忙的找起其他的通路来,可是在快速看了一下之后她发现,这里就只有一条死胡同。

原本就惨白的脸色在这一刻变得更惨白了,孔瞑禁不住的摇了摇头,却是悄然的往一边转了转,期望待会儿他们干什么的时候别弄到自己身上。

正是想什么来什么,也不知道孔瞑是怎么想的,还真是让他给说对了。

就在那女子意识到不好后,脚步声停了下来,而此时孔瞑也清晰的看到,在女子的背后十几米远的位置上,四个男子正站在那里,平静的看着女子。

“主人的话没人可以违背,你跟我们回去吧,也许能为你求情饶你一命。”

四个人脸上好像没有一点感情,说话也多少有些生硬。不过让孔瞑眼中一亮的却是这其中透露出来的讯息,听他那么一说,这人貌似还是隶属于某个地方的。

那一声主人的确是让孔瞑有些想入非非,他很清楚,一般这样就算意味着他们属于某个组织,要么就是属于某个什么暗性军团。

不过对方所说的一些东西确实让他极其无奈的,比如说饶人一命啊给人求情的之类的。那就是些骗鬼的东西,也真是为难他所出来不脸红了。

那女子自然也是不信他给出的空头支票,一脸冷笑,道:“说的倒是轻巧,要去的话,你们代替我去吧。”

“这么说你是不打算回去了?”四个人冷冷的看着她,似乎是要动手了。

只是可惜,就算是他们这么说,那女子也是丝毫没有退去妥协的打算。

尽管有些佩服女子的勇气,不过孔瞑却是恨不得让她改口说随他们回去,要是那样的话直接也就可以随着他们回去了,顺便看看他们那所谓的主人是个什么鸟样子。

“动手!”

就在孔瞑想着的那一刻,四个人成体操队形散开,将女子隐隐的围在了中央位置,他们坐阵四方。

不知道是不是孔瞑出了幻觉,他看到眼前的四人在围绕一起之后,竟是隐隐的有了一些发虚。五个人的身影在那一刻开始变得虚幻起来,甚至渐渐的扭曲了些许。

那种状态维持了一小会儿,随后便再也看不到其他。那五个人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孔瞑明白,那或许是某种自带的障眼阵法,而那法阵正是刻在那四人的身上,不然不会出现这种随意性。

将阵法分散刻好后,每当他们按照某种队形散开,就会成为一种现成的阵法。当然这种阵法也是有着时间限制的,除非他们能隔一段时间再维持一会儿,要么就是在即将到期的时候再站回去。

如果不是见到他们四人的话,孔瞑或许还想不到这种运转阵法的法子,他决定以后要试上一试。如果真能成功的话,或许会给他增添了很多砝码。

强有力的武器谁都喜欢,孔瞑也不例外,而这简单方便还不需要太浪费东西甚至一劳永逸的方法实在是让他心动不已。

如果有可能,他甚至觉得应该去找一下那个人,跟他好好的探讨一番,不过显然现在不是时候。

这也是孔瞑懂的缘故,要是他一个不懂的话,只怕会当成幻觉,要么就是自己眼花。

阵法的奇妙无人能琢磨透,有时候它能出现一种未被常理的现象。就好似一个一平米的空间,有时候在阵法的加持之下能容下三四平米的东西。

如果说着世界上最奇妙的东西排行,孔瞑或许能够给出自己的。第一个就是天,第二个就是命,第三个那就是阵法了。

至于说运,不管是天运还是命运,都算是运,而气运也是运。只不过气运的气秉承天与命,所以不能单算一个。

作为最先接触的一个也是学的最早的一个,孔瞑对它有着极强的敏感。虽然好久没有碰了,可是1.通过调查问卷那种味道却能让他极快的嗅到。

那几个人不知道在一边还有个人的存在,那阵法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作用渐渐地消弱了下去。

隐隐的,孔瞑看到了五个身影在哪里交错,只不过感觉就像是看他们在雾里打架一样,看不清。

尽管模糊不已,可孔瞑也多少明白,那四个人估计是奈何不了女子的,不过也仅仅是奈何不了,拖的时间越久女子越危险。

只是可惜,差就是差那么一点,如果女子的攻击再强一点再锐利一点的话,就能打破他们一方的人,而那个时候剩下三人就可以逐个击破了。

没办法,那四个人实在是有点菜,空有好身体却没有好招式,皮糙肉厚也只是被动挨打。如果说之前对他们还有点期待的话,那现在孔瞑可就是兴趣缺缺了。

他一直以为练体的人会有多厉害多厉害,可是没想到,见面不如闻名,可算是闪瞎了他的眼了。孔瞑发誓,他以后再也不看这种没营养的东西了。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转头之际,却是突然听到了一声惊叫。

“啊!”

这声音孔瞑清楚,是刚才那女子的声音,只是这才一瞬的功夫,怎么就叫了呢?她发生什么了?

孔瞑有些不解,忙是回过了头去。这一看不要紧,却是看得他露出了一副怪异的神色。

此时那女子不知道怎么的,已经倒在了地上,似乎想要站起来,可是在站到一半儿后就显得没有了力气,又趴了下去。

至于那四个人,此时虽然气喘如牛累的跟死狗一样,可是却也强忍着身上的不适,朝着女子逼近而去。

一边走着,一个人对那倒地还心有不甘的女子道:“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倒地是要不要跟我们回去?”

“我不会回去的!”

那女子的语气极其的坚决,甚至可以说极其强硬。

孔瞑也看出来了,不管那四个人好说歹说,这女的是不会回去了。只是这样却是让他禁不住的头疼了起来,知道这事情貌似非得自己出手不行了。

他明白,一旦惹恼了那四个人,这女子是绝对难逃一死的。

果然,在听到女子的话后,四个人中的一个眼睛一瞪,看向女子的眼中投射出了一道凶光,“既然你想死,那我们就成全你!”

那人说着,大手一挥,朝着女子打了下去。那铁锅一般大的手掌,要是真打在女子的身上,只怕不死也快了。


洛阳白癜风医院在哪
达州正规治疗白癜风医院
西藏白癜风医院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