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口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CBA

文学批评的两个判断力力量

发布时间:2021年05月05日    点击:[0]人次

市场就基本见底了?你们公募基金这么庞大的团队 作者:陈树义

批评最起码的判断力有两个,一是作为人文学科的“价值”判断,还有一个是作为思辨理性存在的“事实”判断。“价值”判断是关乎批评的伦理与道德的,而“事实”判断是自我体验之后反思意识的具体体现。而虚假批评和虚伪批评的出现大凡与判断力的丧失有一定的关系。

目前批评界同样存在“犬儒主义”和“相对主义”两股歪风。这两股歪风正是判断力丧失的前兆或是直接的恶果。文学批评启蒙性的放弃与文学批评中的“犬儒主义”和“相对主义”惯性认识有关,所谓“犬儒主义”有玩世不恭、愤世嫉俗的一面,也有委曲求全、接受现实的一面,它把不满转化为一种不拒绝的理解、一种不反抗的清醒和一种不认同的接受,这是一种严重的信任危机(胡平语)。批评中的 “犬儒主义”集中表现在好不说好在何处,坏说不出坏在哪一点,通篇以“糊事佬”的口吻,要么“隔靴搔痒”,要么“大而无边”。而“相对主义”主张判断的正确与否取决于判断对象之外的某种因素。决定判断正确的因素不再是判断同判断对象的关系,是相对主义的根本性质。当下的文学批评遇上了文化批评,文学批评边界得到了扩大,两者的界限模糊混淆使得相对主义大行其道,批评摸不着边际,批评者全然放弃基本事实,丢弃文本的精要,深陷其中,不得要旨。

当前,我们一方面仍在享用西方的理论成果,另外一方面却还没有足够的时间厘清批评当中的沙砾与污渍。在吸收理论的同时忽视了理论生存的内部条件和外部条件,甚至忘记了理论产生的起点。这就造成批评的虚空与肤泛,切中肯綮的批评成了一种奢侈。我以为“事件”是批评的起点,而“价值”和“事实”是目的。应该朝这个基本方向进发以达到对“事件”真相的追寻,实现文学批评的启蒙和审美。

东方主义创始人萨义德不遗余力地呼吁:文学批评应贴近现实,面向一般民众,以社会批评为其终极目的,学院派知识分子也应成为公共知识分子。当然这是美国的现实,一个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知识分子面临的现实,也是萨义德对未来知识分子提出的设想。至少这些能与我们当下批评的式微与批评者的 “判断力”丧失找到一点缘由。其实,以目前我们的现状,大众对批评的需求要大大超过人家,正如钱理群所言我们的启蒙任务远远没有完成。如果这样的事实存在,足见我们的批评之路在一定程度上重复了人家的老路,或者有惊人的相似之处。知识分子能否唤起大众对文学的信仰以及对批评的热爱,仍旧是一件有意义的事。周小仪曾乐观地说,批评理论在西方走向没落的时候,在大洋彼岸的中国可能命运还稍有不同。批评理论对中国还没有失去意义,它仍将流行,并显示生命的活力

如果说价值判断是全球化背景下形而上的民族身份认同或另类“宏大叙事”,那事实判断就称得上是形而下的“个人化批评”,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这是批评的要旨也是手段。

尽管批评界有这样那样的声音争论知识分子有没有继续担当启蒙的,要不要为大众代言,甚至大众认不认可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我想讨论甚至争论都是正常的,知识分子的困惑也是有道理的,但从现实和事实出发,知识分子的先锋性在任何时候都不能丧失。所以,知识分子应责无旁贷地拿起批评这个锐利的武器,让批评真正深入到自己的体验情境中去。

(实习:季贤)

景德镇治疗白癜风较好的医院
南昌前列腺炎治疗多少钱
成都男科不孕不育治疗费用